当前位置:李冲管院新闻网 / 社会 /故事:我在妇产科值夜班,前夫带着昔日情人来医院生产

故事:我在妇产科值夜班,前夫带着昔日情人来医院生产

每天读一些故事。签字人:努小图

今天是姜奇的夜班日。自从离婚后,她上夜班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不可能,科里有家人。有一段时间,孩子过生日,有一段时间,丈夫生病了。如果有人请假,她必须带头。谁丢下她一个人?有人甚至说她可能在医院里忙着值班,忘记了自己的烦恼和孤独。

姜奇懒得听流言蜚语,反正也停不下来悠闲的人群,一个30岁没有孩子的离婚女人,后面没人说什么奇怪的话。

她现在致力于工作。每当她看到婴儿从自己手中安全出生,听到婴儿家人真诚的感谢时,她的内心非常平静。他比整天担心他们不幸福的岳父岳母矮。他在家人的亲戚朋友面前更开心。

新娘的家人一半担心,一半骄傲。他们希望她嫁给一个条件比袁成秀好的男人。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向她介绍了几次相亲,但她就是不感兴趣。

江的母亲认为她还爱着袁,气得戳了戳她的额头,骂她固执,不能把她抱清楚。但她知道她一点也不想念袁成秀,只是不爱那些男人。

穿着白色外套的姜奇看起来很漂亮。至少实习生赵丰平这么认为。他用充满钦佩的目光看着她走过来。由于转轴的转动,白色的皮肤看起来有点苍白。长发整齐地绑在脑后;白色的裙子随着她的快速脚步飘动,显得有些帅气。他边走边告诉旁边的护士该做什么,柳眉微微皱起。

“赵医生,你疯了!”一只小手在赵峰的飞机前挥了挥手。赵丰平转过头笑了,“我从来没有被鬼引诱走过。”

这只小手的主人,护士夏芝,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此刻她圆圆的大眼睛正盯着她。“快点,呸,别在医院里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后来,它真的吸引了我。这里很容易……”她压低声音环顾四周,做出一副神秘的样子。

“别胡说八道,我不相信。”赵丰平开心地揉着沙智的头发。“你知道,我平时看太多鬼故事了,而且我上了这么多夜班后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我这样做了,我可能会着火。”

“啊,你别不信。告诉你,上次小乐在消化内科上夜班,去了趟厕所……”夏智还没说完,有人叫赵丰平,他就站起来笑着走来走去。“就因为你的勇敢,你不得不好奇去听鬼故事,然后再吓唬自己。”

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赵丰平看见姜奇静静地坐着喝水,俯下身,“姜姐,这会儿没什么事,我在看,你去睡吧。”

“没事,我习惯了。你们年轻人困了,去休息一下吧。”姜奇笑了笑却不敢笑入眼,无端的让赵丰平瞅出了几分凄凉。

男孩向那个女人倾诉了他的心痛,拍了拍他的胸口,“我一点也不困,而且,我有熬夜的习惯。”他拿起一罐红牛。“女孩熬夜对她们的皮肤不好。你应该去睡觉。如果有事发生,我会打电话给你。”

看着这个小男孩认真的样子,姜奇想起袁成秀和他自己面对爱情时也有同样认真的表情,但最终,他们还是失去了生命?

江郑起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她来到了急诊室。她立即起身迎接他,问道:“情况怎么样?”

话音未落,姜奇的脸色变得极其尴尬。焦虑不安地牵着孕妇手的男人是她的前夫袁成秀,喊医生快来看她的老太太是袁成秀的母亲和她的前岳母。

在她看来,一个温暖的家庭是如此令人厌恶。

很久以前,这个男人牵着他的手说他爱她,保护了她一辈子。老太太微笑着说,她会像对待女儿一样对待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家庭。激烈的言辞还没有散去,她来到陌生地方的热情还没有消退,她公公婆婆的两边亲戚都在轮流敦促她要孩子。

起初,她表现还不错,但礼貌地说她还年轻,不想要孩子。当时袁成秀支持她,因为他玩得不够。这对夫妇说着同样的语言,长辈们无事可做。婚后,两人度过了最和谐快乐的时光。

几年后,我周围的同学和朋友相继成为父母。这座城市不大。今天我会看到这个阳光宝贝,明天我会听学区的聊天室。父母和亲戚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尤其是拆迁的消息传出后,袁成秀立即改变了主意,与姜奇讨论了生孩子的问题。我真的把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但是没有消息。从长远来看,袁甲的父母、三个姑姑和六个祖母展示了他们帮助这对夫妇联系著名医生和江湖骗子的神奇力量。最终的检查结果表明问题出在姜奇身上。她自觉低下头,为袁甲感到难过。面对家人的冷嘲热讽,她没有力气反驳。她只是年复一年默默地服药和治疗,直到不再需要它。

看到姜奇愣住了,赵丰平正要上前看看是怎么回事,却听到身后有人窃窃私语:“啊,这不是蒋医生以前的那个吗?”

“是不是?他能走得足够快。他不是早就和龙将医生离婚了吗,而且很快就要生孩子了吗?”

“我听说他先和那个女人好,只带着孩子和姜从医。你为什么说你必须把它寄给我们?这难道不是有意为他人解答吗?”

“真的吗?这太过分了。前夫让现任丈夫生孩子,这听起来像是社会新闻。哎呀,如果是我,杀了她。”

“算了,你还是杀人吧,借你十个胆子也不敢!然而,他们家以前对蒋医生确实太严格了。我真的不知道她现在的感受。”

身后一点声音也没有,但赵丰平忍不住回头问道:“那他们对姜姐做了什么?”

“嘘,小声点,别让蒋医生听见你。”一年四季都在医院当护士的胖阿姨们赶紧用手示意降低赵丰平的声音。“说到这里,蒋博士也很穷。她和她的丈夫,啊呸,前夫,是大学同学。据说他们俩关系很好,蒋医生为了她的前夫娶了我们。”

胖姨叹了口气,“可惜还没有怀上孩子,赵医生,你还没来的时候,没看到江医生多可怜,憔悴了十岁。他们还给了她一些乱七八糟的药,导致她在工作中晕倒并住院。结果,一家人都没来。蒋医生雇我来照顾她。她的前夫半途而废,但她发誓说自己没用,并制造了各种各样的麻烦。

“呸,以前他妈妈在我们医院这里,姜医生除了工作一直在看,买食物擦守夜都靠她,你说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就是欺负蒋博士的人好心软!”

胖姨姑子捶了一顿,但赵丰平听到了那边的争吵。

“姜奇,你好吗?!”袁老太太喊道。

“孕妇呢?”姜奇康复了,准备上前检查。

“嘿,你在干什么?让开,这里还有其他医生吗?换个医生!”袁老太太尖叫起来。(作品名称:上天宽恕了谁:救命),女小兔著。发件人:每天读一些故事,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快乐十分钟 香港彩购买 广东11选5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下一篇:沥海镇小校本拓展课程“同上一堂课”《秋分》纪实

上一篇:农业农村部:将支持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奶牛养殖的信贷支持

栏目资讯
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