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李冲管院新闻网 / 文化 /文学理论亟待突破的三个问题

文学理论亟待突破的三个问题

摘要:近年来,我国文学理论研究不再有“热点”。这并不意味着这门科学的衰落,相反,它只是显示了它的成熟。然而,没有热点并不意味着没有新的问题。事实上,在当前中国文学理论的研究领域中,坚持以美学为核心或以文化为核心,从理论或作品出发,如何创造自己的标志性概念,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应该进行深入的讨论。这些问题的解决有利于文学理论研究的深入发展。

关键词:审美文化理论中心的标记概念

作者简介:李春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艺术研究中心。

平心而论,中国文学理论研究作为一门学科越来越成熟。你为什么这么认为?这首先表现在研究人员不再像以前那样有“热点情结”。无论国内外有多么奇怪的理论和公式,他们在这个研究领域几乎是平静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不会像10年或20年前那样关注时尚话题。还出现了“学术代沟”,这也是这门科学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别说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学者和七八十年代的年轻人在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言语方法上有很大的差异。有趣的是,这种“学术代沟”不太可能引起争议和对抗。每个人都说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界限。这种“学术代沟”现象存在于出版物中的学术论文和学术会议上的演讲中。就像20年前,当一位学长爬上一座山大喊大叫时,学术界立即对此做出了回应,再也没有看到它。在年轻人的心目中,所谓的“老年人”和“德高望重者”实际上是老的和过时的同义词。“年轻一代”一般不与“老一代”争论,也不敢、也不能、而是不屑一顾。这样,不同“世代”的学生在他们各自的“世代”社区中交流和讨论,但他们也很平静。过去,据说一代人有一代知识。“一代”指的是年龄。一般来说,这需要几十年或几百年的时间。现在,“一代”指的是年龄,一般是十多年。“90后”关心什么“80后”还不清楚。因此,“学术代沟”已成为学术多元化格局中的一个重要景观。鉴于这种情况,我在下面谈到的所谓“新问题”只被认为是很小范围内值得讨论的问题,只不过是空话。

首先,审美还是文化

经过近30年俄罗斯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法国结构主义和各种后现代文化理论的渗透,我国的文学理论研究现在开始思考一个看似简单但不容易回答的问题:文学理论和批评应该以“美学”为核心还是以“文化”为核心?所谓“美学”的核心是揭示文学的审美特征和审美价值,关注文学形式和修辞等“文学性”因素,敏锐地区分文学作为文学与其他意识形态形式在存在方式和功能方面的差异。以“文化”为核心是关注文学与其他意识形态形式的整体关系,解释某一文学现象的社会文化原因,揭示其社会文化功能。前者可以称之为“唯美主义”,它以维护文学的纯洁性为己任,试图在一个由人类欲望或工具理性主宰的世界中,关怀最后的精神家园,保存人性的种子。后者可以称为“文化学派”,认为纯粹的审美文学从来就不存在。文学和所有其他社会文化现象一样,本质上是政治性的,与人们的社会认同、利益和欲望密切相关。在西方,继康德之后,“美学学派”的文学理论有其自身的秩序。它坚持捍卫文学的自律,并在俄罗斯形式主义和英美新批评中得到充分发展。“文化学派”的文学理论与斯达尔夫人、斯宾塞、特纳、俄罗斯民主主义者和整个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传统密切相关。上世纪60年代以后,它随着后现代主义的兴起而繁荣起来,直到90年代才逐渐停止。在中国,“唯美主义”文学理论曾在20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风行一时。唯美主义、象征主义、意象主义等几乎消失了。20世纪80年代初,在思想解放的热潮中,这一学派的文学理论得到了充分发展,以至于“美”和“美学”的概念与“人性”、“自由”、“人的全面发展”、“完整的人”等一系列大词紧紧联系在一起。如果一个人只是稍微质疑“美学”的神圣性,他似乎就犯了不敬的罪。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当西方“文化学派”文学理论成为一支强弩之末时,在刚刚被普遍接受的后现代主义思潮的推动下,中国的“文化学派”文学理论又一次变得辉煌起来。只是在最近几年,“女权主义”、“后殖民主义”、“解构主义”、“后结构主义”和“精神分析”等研究方法和视角才很少出现在各种人文社会科学期刊上。人们又开始呼唤久违的“审美”。“审美回归”因此成为当代文学理论领域的一个声音。由此可见,往复循环和利弊交流似乎是“审美学派”和“文化学派”两种文学理论之间的关系,但它只是处于中西错位的状态。

那么在“美学学派”和“文化学派”轮流“统治”之后,我们的文学理论应该如何处理自己呢?我认为把“美学”变得纯粹甚至神圣显然是不可取的,因为它是以精英的精神特权为前提的,也是前“立法者”自我确认其精神贵族地位的方式之一。对于今天已经受欢迎的普通知识分子来说,坚守这样一个“审美”象牙塔只能是唐吉诃德喜剧的现实版。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忽视文学娱乐功能特殊性的政治批评和意识形态批评显然存在问题,因为文学文本和相关活动在言语和思维方式上不同于其他文化和意识形态形式,“美学”不具有超现实主义和历史的特征,也不具有拯救人性的巨大功能,但毕竟它存在于人类个体的精神活动和体验中。在纯粹个人审美经验出现的那一刻,康德的“没有兴趣”理论、叔本华的“自我丧失”理论、尼采的“陶醉”理论、立普斯的“移情”理论和布洛赫的“距离”理论都是有效的。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清楚地理解各自理论领域的界限,“审美”文学理论和“文化”文学理论可以并行共存。最重要的是这样一种态度:不承认两者共存的可能性,而是融合成一个,声称我既是“这个”又是“那个”。这显然是一种团结意识和霸权心态。这是不现实和傲慢的。它与多元文化和学术研究的发展趋势背道而驰。在这种心态下建构的文学理论只能是一场语言游戏。它看起来很全面,只能说到底。它不能有任何可操作性。

此外,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深入思考,比如什么是“审美”?背诵唐诗宋词、欣赏贝多芬和巴赫、看电视剧和听流行音乐真的有区别吗?谁设定了标准?这个标准是永久性的吗?另一个例子是,把文学艺术看作政治或意识形态的话语表达真的合理吗?有什么意义?等等。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下一篇:你在狗狗的胃里,找到过什么?

上一篇:中国—东盟博览会:助推广西开放合作的引擎

栏目资讯
新闻
推荐